小偷死了,摊主被判偷窃榴莲。

时间:2019-03-25 05:47:12 来源:石狮海洋世界门户网 作者:匿名



今年1月26日,在花都区十字路口卖水果的谭某被提醒说榴莲被偷了。谭说,他赶上了“小偷”徐,煽动他两次拍打,用胳膊推他,而“小偷”面朝下。在徐摔倒在地并陷入昏迷之后,他被送往医院治疗并死亡。昨天在花都法院审理了此案。该案件的重点是谭是否暴力,受害者是否死亡。是否应该被判刑已成为争议的焦点。

水果摊老板追小偷偷榴莲

事发后

湖南的谭先生在广州花都区卖水果三四年,今年到目前为止被拘留是因为他正在追捕偷走榴莲的“小偷”,最后“小偷”死了。

昨天,花都法院公开审理了刑事案件。当谭被带上法庭时,记者看到这名男子胖胖,圆脸,身高约1.7米。据了解,谭是38岁,初中文化程度。

事件发生在2015年1月26日19:30。谭在花都区狮岭镇康正路与盘古路交界处卖水果。一位顾客提醒他有人偷了他一个榴莲。谭立刻追了上去。徐某带着衣服裹着榴莲抱走,谭追了一下,赶上了。

谭在法庭上说,在赶上徐后,他向徐煽动了两次拍打,徐将榴莲扔在地上然后转身逃跑。谭抓住了“小偷”,用胳膊从后面推了徐。过了一会儿,徐走了几步,脸朝下。

谭随后打电话报110报警,告诉警方“抓小偷”,并拨打120叫救护车,并派徐到医院支付1860元的医疗费。

1月27日,谭某被公安局花都区局拘留。徐被送到医院抢救。救援后,他于2月11日去世。

死于脑出血,有很多诱因

死亡鉴定

根据广州市花都区第二人民医院住院病历,徐某“说话,闻到烈酒”。

法医鉴定,徐“除了上下右下方见皮下出血,其他部位和内脏没有机械损伤的迹象,可以排除机械暴力的死亡。”

法医分析,“结合病例分析,徐某遇到左侧基底神经节脑出血,并在血液中形成急性中枢功能障碍。上述颅内出血的部位和特征主要由其自身原因引起,但外在因素(如葡萄酒)之后,情绪激动,剧烈运动等都可以诱发。“《法医鉴定中心司法鉴定意见书》评价的意见是“Xumou是由于左侧基底神经节脑出血和急性中枢功能障碍的血肿形成。外部因素(如酒精,情绪,剧烈运动等)是诱发因素。

被判刑了吗?

公诉机构:谭暴力行为是一种激励,暗示这句话很轻松

“是不是因为谭的暴力待遇,导致徐死”成为审判的焦点。这也是确定Tan是否被判刑以及惩罚是多重的关键。

广州市花都区检察院检察机关起诉谭某说,谭某正在追捕小偷进行暴力,导致徐某死亡。虽然法医已经确定徐的死是由于他自己特殊的身体因素造成的,但Tan的暴力行为是诱因,他应该因故意攻击而被追究刑事责任。由于谭被投降并将徐送到医院治疗,判刑可轻。建议判处五至十年徒刑。

后卫:徐死是一场意外,建议无罪释放

Tan的辩护人是广东全球经纬律师事务所的律师高俊科,他为谭的无罪辩护。

辩护人认为Tan的行为不构成故意伤害罪。谭的行为是公民打击非法和犯罪行为的合法合法行为。徐的死是一次意外。

根据律师的说法,Tan主观犯罪,客观上没有故意伤害致死。谭和徐不知道,因为徐偷了榴莲,谭不得不赶上。

捍卫者说,为了抓住小偷,谭的轻微暴力是合理的,合法的,合理的。但无论徐是否饮酒,他所患的疾病并不是谭所预见的。

谭的行为不能导致普通人死亡。根据法医鉴定的结果,徐的死是由于他自己的身体功能缺陷造成的。此外,徐在去世前被送往医院17天后获救。他没有当场死亡。司法鉴定“可以排除机械暴力对死亡的作用。”

这名辩护人认为,徐的死绝对是一次意外,应该在没有内疚的情况下被释放。

徐的家人:谭的家人拒绝支付医疗费用的丧葬费,拒绝接听电话

昨天,谭和徐的家人出现在画廊。

在审判期间,记者获悉,徐是土生土长的广西人,今年51岁。一些目击者说,徐是一流的宠儿,不善交际,喜欢喝酒,喝酒时喝得太多。徐的家人告诉法官,徐某入狱后,谭某的家人拒绝支付医疗费和丧葬费,并拒绝接听电话,并要求法官支付重量。

Tan的家族为:小企业,榴莲是一天的收入

陈的妻子陈女士高喊“冤枉”,声称死者的家属必须支付50万元赔偿金。这个做小生意的普通家庭负担不起。陈女士告诉记者,事发时,她回到湖南老家照顾车祸的父亲。她的丈夫在花都买了一个小推车卖水果。

陈女士说,她的丈夫想要恢复榴莲,减少损失是人性。对于那些做小生意的人来说,榴莲是一天的收入。事发后,她赶到广州,准备2000元为徐做医疗费用。然而,徐的家人太小了,她收回了2000元。

昨天,不仅是谭的父母,还有来自湖南的两个孩子。 “它关闭了九个多月。两个孩子想见爸爸,但他们看不到。”在审判结束时,陈女士的眼泪落了下来。

有关

前检察官杨斌作为律师助理出庭

昨天,花都检察院前检察官杨斌出现在画廊的律师助理。她告诉记者,她希望看到越来越多的“无辜”判断。

45岁的杨斌来自湖南湘潭。曾任广州市花都区检察院和广州市检察院。 2005年,由于法庭对周莹莹的婆婆的恳求,周的热情被触发了。杨斌继续关注周某英的转型,帮助照顾家人,并通过媒体报道广为人知。

今年3月,杨斌辞去了广州市检察院的职务,希望将检察官的身份转变为在法庭上“铆接”她的律师。

由于14岁以来缺乏犯罪记录证明,杨斌未能到律师那里获得实习登记,因此她向广州市律师协会就越秀区法院提起诉讼。她还在等待审判。也未能获得律师资格。


  
石狮海洋世界门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:

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石狮海洋世界门户网”的所有文字、图片和视频,版权均属石狮海洋世界门户网所有,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。

已经被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、网站,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“来源:石狮海洋世界门户网”,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